Description

黑崎一护 (くろさき いちご Kurosaki Ichigo) 是久保带人所创作的日本漫画《BLEACH》(《死神》,港译:《漂灵》)中的主人公,是人类(纯种灭却师 ,混杂着虚的力量)与死神结合生下的后代,动画中的声优是森田成一(少年时代是松冈由贵)/罗伟杰(有线电视粤语)。在音乐剧中扮演此角色的演员前期是伊阪达也,后期是法月康平。

中文名:黑崎一护
外文名:くろさき いちご/Kurosaki ichigo
别 名:一护,草莓,15,小一
国 籍:日本
民 族:大和族
出生地:日本
出生日期:7月15日
职 业:学生、死神代理
毕业院校:真柴中
主要成就:进入尸魂界、虚圈救出同伴
主要成就:击败蓝染,拯救尸魂界与现世击败由嶌欧许,拯救尸魂界
身高/体重:181厘米/61kg
年 龄:17岁
血 型:A型
种 族:人(死神、灭却师)
父 亲:黑崎一心/志波一心
母 亲:黑崎真咲
妹 妹:黑崎夏梨、黑崎游子
斩魄刀:天锁斩月
星 座:巨蟹座

人物介绍

头发是橘色(天生),瞳孔棕色,初登场为高中1年级生。父亲黑崎一心为内科、小儿科医生,母亲在一护幼年去世,有两个妹妹:游子和夏梨。本身是个拥有能“看”“听”及“触”和“说”的高级灵体的能力者。由于日文名字发音与“草莓”以及“15”的音相同,因此漫画中可以看到一护的房间门牌以“15”代替;假面军团的成员久南白,也用“小草苺”来称呼他;草鹿八千流用“小一”来称呼。

一护除了缺少阳光般的开朗性格外,经常因为天生怪异的发色而被人误认为是不良少年,因为有着痛苦的过去以及因为父亲而锻炼出来的强大打斗能力,完全无谋或出于本能的作战法则,但在浦原喜助和四枫院夜一的特训下有所长进。据他的同学浅野启吾和小岛水色同学证实,一护的学习成绩排在全年级第18名。一护不但战斗力高强,富有同情心,责任心极强,还是个运动万能、品学兼优的人。
是个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能看到幽灵的灵力超强的15岁的高中生。正在学空手道,不但打架厉害,成绩也优秀。遇到死神朽木露琪亚,并获得了她的力量,作为死神的代理,当着露琪亚的帮手。在他身体里面隐藏着莫大的灵力。身怀强烈的正义感,爱护家庭。
不管未来漫画怎么发展,相信黑崎一护的身份之谜都将成为一个神秘的话题。要认识真正的黑崎一护,就必须分析出黑崎一护的身份。用魂的话来说,一护老爸黑崎一心“强的一塌糊涂”,但身份却掩饰的任何人都发现不了,甚至很多来的队长级人物都没发现,这也说明了黑崎一护拥有的超强灵压和“真血”。空座大战在与蓝染的战斗中,蓝染透露了一护的身份,一护是人类与……的孩子(死神297集 蓝染有细说)。但随后一心的赶到打断了蓝染的话。

四岁时曾与有泽龙贵在同一间空手道场修行过。
与露琪亚相遇的时候,曾自行挣脱露琪亚施展的鬼道“缚道之一 塞”。
护廷十三队成员当中,曾在尸魂界拯救篇与斑目一角、阿散井恋次、更木剑八、朽木白哉交手过并获胜。面对雀部长次郎、大前田希千代、虎彻勇音时,赤手空拳将三人击倒在地,并且粉碎了大前田的始解“五形头”。
周遭人通常以“黑崎”或“一护”称呼他;但草鹿八千流称呼一护“小一”,久南白则称他“小草莓”。井上喜欢叫他“黑崎同学”。
一护到达假面军势的基地进行修炼后,创下内在虚化控制战时间第三长的纪录(68分40秒),仅次于猿柿日世里和久南白。
对于曾与他交战的对手葛力姆乔、乌尔奇奥拉等被别人恶言相向,感到不悦。(漫画第379话)
一护激战乌尔奇奥拉与解放为第零刃的牙密过后,所残存的灵压只够维持死霸装的上身右袖与裤子,但据四番队长卯之花烈所言,她曾误认此状态的一护,灵压足以与队长级匹敌。即是一护完全状态时,灵压远超于队长级,大约有两倍以上队长的灵压。(漫画第382话)
在单行本第41卷一护与乌尔奇奥拉一战中,随着一护外形变为类似牛头的完全虚化,之前由浮竹十四郎交由一护使用的充满疑点的死神代行证(漫画第182话)也随之破裂,之后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变化,我们也将拭目以待。
漫画441话,一护的死神代理证成为一护发动完现术的媒介。
在漫画460话中,一护在露琪亚等人的帮助下再次得到了死神的力量,姿态与之前死神的姿态不同。死霸装里套着一护的完现术姿态。
在漫画514话中,与友哈巴赫一战,斩月在卍解状态下被弄断。
后来被邀请到灵王宫,现接受麒麟寺天示郎的治疗,伤势完全治愈,是天示郎见过的唯一一个除了自己可以赤身裸体在治疗温泉和血池中浸泡而不受任何损伤的人。
与阿散井恋次、魂离开了曳舟桐生的卧豚殿,来到了二枚屋王悦的凤凰殿进行修行。
在二枚屋王悦的修行中没有被浅打选中,然后强制返回了家,并开始了解自己的过去——其母黑崎真咲是灭却师。
542话中在二枚屋王悦的帮助下,斩月获得新生(尸魂界第三对双刀,分别代表一护体内灭却师力量和虚的力量,即一护体内的“千年前的友哈巴赫”与“白色的一护”,与另两对双刀有质的不同)。[1]
555话中“王者归来”,向尸魂界战场进发。

相关剧情

尸魂界篇
初期的一护只是个看似单薄却满身热血的暴力少年,日子平凡。但在某一天,一护与名叫朽木露琪亚的女死神相遇。露琪亚为了驱除闯至现世的虚,身受重伤,因而将死神的力量转至一护身上,之后开始代替她代理死神的工作。为了保护父亲和两个妹妹,一护决心变得更强。与一护打开心窗的露琪亚后来得知,一护在大约9岁时,原本是个脸上总是挂着傻傻笑容,人见人爱的小孩。可是有一天母亲为了保护一护不被虚吃掉而死掉(后来这个虚在一护扫墓时被一护打败,变成破面回到现世后被一心消灭),从此性格就开始变得有些孤僻。
从死神化前开始灵力已经相当高(潜在的力量也相当高),且自身也潜在死神的能力自露琪亚给予的死神力量被消去后,受浦原喜助的帮助唤醒自身死神的能力。特训期间,因虚化与死神化同时完成而创造了一个强大的虚意志,精神内的虚化一护,全身苍白,随时准备吞蚀并占据一护的精神。四枫院夜一亦协助他,仅耗时两天便达成卍解训练。
由于露琪亚将死神力量转至人类身上,在尸魂界是违法的行径。因此露琪亚被强行带回尸魂界后,获得浦原喜助、四枫院夜一和志波姊弟的协助,一护随同石田雨龙、茶渡泰虎、井上织姬等人闯进尸魂界,四人被护廷十三队称作“旅祸”,经过与护廷十三队的激斗后,途中间接获得阿散井恋次、山田花太郎、更木剑八、京乐春水和浮竹十四郎等人的协助。在行刑的最后一刻成功救回露琪亚。经历此战后,护廷十三队的第十三番队长浮竹十四郎亲自授与一护代理死神许可证,每逢一护急需化身代理死神时,可透过代理死神许可证,让灵魂脱离身躯,化成代理死神进行战斗。

破面篇
一护班上来了个转学生平子真子,某晚一护见到平子取出虚化面具作战,平子向一护表明自己是假面军势的首领,并邀请他加入他们假面军势的阵营,隔天一护便向平子询问详情。经历一番转折,一护来到假面军势的本营,展开了虚化控制训练。其后在现世与第十刃牙密交战时,为了抑制体内虚化,遭牙密重伤,但仍旧斩下牙密的右臂。曾在空座町被第六刃葛力姆乔重创,连赶来支援的露琪亚也深陷危机,幸得平子真子及时出手援护,以及葛力姆乔被反膜带回虚夜宫,一护和露琪亚这才化险为夷。后来躺在卧室休养时,井上进入一护的卧房疗伤告白后,随后与乌尔奇奥拉前往了虚圈。隔天一护发现身上残留井上的灵压并察觉事情有异,受日番谷冬狮郎告知,前往聆听浮竹十四郎的紧急通报,并得知井上被破面掳走一事。由于井上的残留迹象,护廷十三队总队长将此认定为井上主动背叛,拒绝给予支援。一护与石田雨龙、茶渡泰虎一行在浦原喜助的协助进入虚圈,中途在虚圈沙漠遇上破面少女妮露(实为前十刃NO.3妮莉艾露·杜·欧德修凡克),与朽木露琪亚和阿散井恋次会合,在虚圈展开激烈的战斗。先后击败葛力姆乔与乌尔奇奥拉,成功的营救井上。后来前往协助朽木露琪亚对付NO.10牙密但未有结果,在更木剑八与朽木白哉的援护下,与护廷十三队的第四番队长卯之花烈通过第十二番队长涅茧利开启的黑腔抵达现世,在蓝染的后方企图偷袭,但被他挡下了攻击。由于蓝染出言挑衅,一护差点正中蓝染下怀心智混乱,但被第七番队长狛村左阵及时制止。
之后的战斗,蓝染重创多位队长,并在和山本老头的战斗中因为身上有崩玉而毫发无伤,山本总队长伤情不轻。在漫画397话中,蓝染暗示一护,一护的成长从一开始就被他关注和引导,正当蓝染要透露一护的身世时,黑崎一心出现截断了蓝染的后半句话。随后浦原喜助和四枫院夜一出场。
一心、喜助、夜一三人联手仍不敌蓝染。蓝染与市丸银前往尸魂界创生王键,在断界中毁掉了拘突,由此改变了断界和外界的时间比例。一心带一护在断界中修炼“最后的月牙天冲”,期间银背叛蓝染,被蓝染所砍伤。一护修炼成功后用“最后的月牙天冲”重创蓝染,使他力量削弱,斩魄刀消失,由此蓝染被浦原的封印封住。而一护丧失死神的力量。

死神代理消失篇
17个月后,变成平凡人的17岁的一护在鳗屋育美的万事屋中打工,失去力量的他感到十分无力。此时出现了谜之人物银城空吾,他与他的伙伴们X CAUTION使用着特殊力量“完现术”,他们希望能把他们的力量转给一护。与此同时,曾经是银城的伙伴以及X CUTION的前领导月岛秀九郎攻击了石田和井上。受此刺激,一护决心夺回力量,开始了修行。
漫画452画,一护的完现术已初步练成。月岛秀九郎以“表哥”的名义造访黑崎家。
一护见到月岛控制了家人,难以接受,冲出了家门。后同银城到了月岛的别墅,发现亲人都在那里,到楼上后展开完现术,此时的完现术更加强大,一击砍伤了月岛左臂,再次冲上去,却被茶渡和井上挡住。而后银城空吾替一护挨月岛一刀,石田出现让一护远离银城,银城因此暴露真正面目。月岛刺石田,银城砍一护。银城称要夺走一护完现术,一护被夺去力量。店长、一心出现,露琪亚又像以前一样刺一护,一护重新拥有死神力量(并且这个死霸装跟以往不一样,斩月也变了)。
漫画460话,恋次,白哉,剑八,一角和冬狮郎也来到现世,露琪亚刺入的刀正是融入了他们的灵压,传给一护,不单单那几个,护廷十三番队的队长们和副队长们都有份,甚至假面军团也参加了,“将力量让与人类“是重罪,但那却是总队长的命令,推断让一护恢复死神力量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为了报答一护为静灵庭所做的一切,二是为了让一护讨伐初代死神代理——银城空吾。

千年血战篇
一护接受从虚圈逃离出来的妮露的求救,前往虚圈拯救咚德恰卡。不料遇到自称是虚圈狩猎队长的灭却师与赫丽贝尔的三名随从官孙孙,阿帕契,米菈·罗兹。由于虚圈队长能力强大,赫丽贝尔的三名随从官遂决定使用三者左臂所制造出来的怪兽犽翁与其战斗。犽翁重伤虚圈队长,迫使其使用了“圣隶”,即灵子的绝对隶属。后犽翁被虚圈队长吸收,孙孙等三人败下阵来。关键时刻,一护参战,并使用卍解。虚圈队长基路里欲封印一护的卍解发现失败,并遭到一护的重创。同时,尸魂界遭到灭却师一行的入侵,伤亡惨重。技术开发局副局长阿近紧急向一护求救。孰料基路杰竟趁著众人疏于防备的时候,借着“乱装天魄”操控重伤的躯体而重获行动能力,还利用特制的灵子陷阱将其封锁在黑腔里,意图使其无法赶至尸魂界,援救陷入苦战的护廷十三队。
498话里虚圈队长露出破绽,浦原喜助抓紧时机将其打败,并与一护一起进入尸魂界。一护在断界中通过手机了解到了尸魂界的伤亡情况,并且浦原喜助也对灭却师的能力做出了分析。浦原喜助告诫一护要小心灭却师的三个能力:
完圣体(即虚圈狩猎队长使用的那种“圣隶”的能力,灭却师最终形态的改进版,威力应该和灭却师最终形态不相上下,可参见石田雨龙VS涅茧利一战。);
血装(血装分为防御和攻击系统两种,两种系统不能同时维持,在其血装系统切换之时或许是攻击的最好时机);
卍解的夺取。就在一护要离开的断界之时发现断界入口被封闭。虚圈队长使用“乱装天傀”重新站起,并发动能力将一护封锁在断界中。
一护被封印在断界之中,并与浦原喜助失去了联系。连他卍解后的月牙也不能砍透星十字团J基路里的“监狱”。后一护在阿近帮助下,成功来到尸魂界。奄奄一息的朽木白哉将尸魂界托付给了他,当友哈巴赫正准备撤退,一护将剑插在了友哈巴赫面前。战斗中脖子被友哈巴赫贯穿。友哈巴赫让哈斯沃德把一护带回去治疗,结果发现一护并没有受伤且脖子出现类似静血装的条纹,被月牙天冲近距离击中。友哈巴赫表明一护有灭却师的血统,而且遗传自母亲,可以使用灭却师的血装与完圣体。在友哈巴赫撤退的时候,追过来的一护被哈斯沃德斩断天锁斩月。
事后一护婉拒花太郎为他疗伤,还被涅茧利告知无法修复斩魄刀的消息,后来带着一护和其他队长一块迎接零番队。
零番队驾到,奉命将黑崎一护、朽木露琪亚、阿散井恋次、朽木白哉、两截的天锁斩月带回灵王宫。一护与店长、泰虎、织姬通过类似视频聊天的装置进行对话确认留在虚圈的浦原等人平安无事后,便通过志波空鹤的发射装置出发去灵王宫。
在麒麟寺天示郎的带领下,前往麒麟殿的“白骨地狱”温泉中接受进一步的治疗。在被麒麟寺天示郎以拳头试探其伤时迅速地以一拳反击使对方受了轻伤,随即和恋次、魂一同被弹往曳舟桐生所管理的卧豚殿并以用餐来提升灵力阶层。其后在抵达凤凰殿时被二枚屋王悦要求必须通过凤凰殿中的考验,才能帮助他修复斩魄刀。经过三天的时间,王悦抵达现场验收成果,发现一护已经身受重伤而不支倒地,遂宣布一护未能通过他的测验,将其遣送出尸魂界。根据王悦的说法,一护并不知道自己未被实体化的“浅打”选定、却能在没有浅打的状态奋战至今,其实是件非常严重的问题,加上他认为一护即便知晓自己的根源便无法回头,仍必须从自身的根源重头开始并理解自己的过去,所以才会特地遣返一护,好让他理解事态的严重性。被遣送回现世的一护发现一心已经将他的身体从浦原商店搬回家里,转而自行前往鳗鱼屋,为先前屡次旷职的行为向鳗屋育美致歉,并接受对方的招待,借此沉淀自己的心情。却在借用育美的雨伞,随同一心返家的时候,不慎将代理死神许可证留在育美的住处。一心道出自己已经透过浦原的转告,理解一护前往尸魂界期间所发生的事情,决定正式向他透露其身世的秘密和过去的经历,以及犹哈巴赫针对非纯种灭却师展开名为“圣别”的种族肃清行动,才让真咲失去灭却师的力量,并在抵抗Grand Fisher的时候遭后者杀害的真相。隔天,一护从登门拜访的育美手里取回代理死神许可证,他亲自谢过一心和育美的协助,旋即被二枚屋王悦创造的实体化斩魄刀 梅菈再次带往凤凰殿,正式在所有向他俯首下跪的浅打里,选出属于自己的浅打,令二枚屋王悦同意为他重铸一把全新的斩魄刀。
完成灵王宫的修行后,一护透过零番队的告知,得悉无形帝国已于三小时前再次进犯瀞灵廷的讯息,继而在零番队的相送下跃进前往瀞灵廷的特制通道里,还透过传令神机和浦原喜助展开紧急通讯,希望浦原等人能够持续抵抗敌方的攻势直至他抵达瀞灵廷为止。

斩魂刀

始解
“斩月”
像菜刀一样外形的巨大刀身,没有花样和护手。
该斩魄刀有自己的攻击力,耐久力非常高。
看起来虽然不是很雅观,但的确是一把灵力巨大的斩魄刀。战斗方法与通常的刀相同,不过作为王牌有“月牙天冲”的技能。同时可以靠自己的意志伸缩,也能发挥运用了那个的用法(由于这是一把平时解放型的斩魄刀,所以没有刀鞘,不使用的时候白带伸长缠绕刀身,成为代替鞘)。
是少数的“平时解放型”斩魄刀,第一次解放后经常就能保持着始解的状态。没有解放语。同时,也是暂时唯一一把能够卍解的“平时解放型”斩魄刀以及在斩魄刀本体叛变后,仍能保持始解的刀。(番外篇剧情)
“解放灵言”:忘记那恐惧,看着前面;前进吧,不要停下来;退却只会衰老,胆小必招来死亡。呼喊吧,斩月! (只在首次解放时喊出过)
“始解登场”:漫画161. Scratch the Sky vs. 朽木白哉

“始解技能”:月牙天冲
在斩击的瞬间吸收使用者的灵压,再从刀刃前端放出超高密度灵压的斩击,也就是是将斩击本身巨大化后再击飞,是斩月唯 一最强的技能。威力在射程和距离两方面中远远超过通常的斩击。同时跟对象的距离越近,命中的时候威力变得更高。卍解的时候放出的月牙天冲的颜色很黑,形态就像是一弯弯黑色的月牙,卍解的时候攻击力也会提高。
在漫画459中,进行了完现术修炼后恢复死神力量的一护手中,拿着一把崭新的斩月,外型上,这把新斩月比以前始解时的斩月还大,刀柄旁边多出一个很大的尖角,刀柄的尾部变成了类似于天锁斩月的铁链。
漫画533话,天锁斩月被哈斯沃德斩断。
漫画542话中,王悦锻造的新斩月出炉,为了冷却这把刀连锻造炉周围的海水都被蒸发了。新的斩月为两把,是漫画剧情中出现的第三双 双刀。从漫画中看来,这两把刀似乎分别代表一护体内的虚和友哈巴赫。


卍解
“天锁斩月”
“卍解登场”漫画162. Black Moon Rising vs. 朽木白哉
卍解后护手和刀把上断了的锁链合起,便成为整把都是漆黑细长的日本刀,一护本人与斩月的大衣相似,是独特的死神装饰。第一次登场时,因为刀身过于细小,使得对手朽木白哉认为这根本不是卍解。比起其他的死神的卍解,卍解状态斩月是比较小型的,由于小型的关系被解开的神奇力量,成为超速度的斩击和超速度移动。同时这个状态放出的月牙天冲是黑的。(在番外篇中,即使在始解状态,由于白一护控制身体,所以也能发出黑色月牙天冲.)
在打败更木剑八后,为了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在夜一的监督下,进行了与自己斩魄刀的本体对战的卍解修行方法(除一护外只有浦原喜助成功),并把它打败而得到卍解的力量。
在跟朽木白哉的一战中发挥了惊异性的力量,不过之后,在攻击蓝染揔右介时,蓝染仅以一只手指就挡下了一护的卍解。从没充分进行卍解完成修行(仅进行3天特训)事看来,还可提高能力。动画中由于一护本人“为了保护谁赌生命”的精神准备经常不够,所以无意识的就限制着卍解发动。
在漫画475中,一护使出新卍解对决银城空吾。新的天锁斩月造型基本保持统一风格,依然是全黑色的刀身
。造型上有不少变化,最明显的是刀背有三个尖角(新的斩月上也出来一个尖角,这一点保持了一致),其次刀身从直刀变成弯刀,并且在刀身末端有一个凹槽。并且刀锷出的卍字形状发生了变化,原本是和汉字“卍”基本相同的形状,四个分叉都是笔直的,成直角。新的天锁斩月上,刀锷的卍字有一定弧度,并且每个分支外侧有一个小的倒刺。
黑崎一护卍解后造型也和原来有不同,从漫画来看,死霸装的下摆更加破碎,配色为黑白两色。袖子和新增加的手套相连,腕部增加了白色(至少是相对于死霸装主体黑色较浅的颜色)的绷带状护腕。死霸装在胸前完全敞开,有黑色绑带连接,内似乎有类似于绷带的某种装饰,但是漫画图上还看不清晰。
漫画514话,天锁斩月被哈斯沃德斩断。漫画522话与阿散井恋次前往“王族特务”零番队成员之一的二枚屋王悦的凤凰殿希望能将折断的斩魄刀修复,然而二人被王悦引至凤凰殿(真正的凤凰殿是悬崖边的一座小破屋)中后却被告知如果能活着从充满无数实体化浅打的屋子里出来才帮他们修好斩魄刀,恋次经过三天三夜(71小时48分钟)后合格,然而一护却被宣布‘没有被浅打选中’而被拒绝修好斩月并被强行遣送回家。而在一护被送走后王悦却说出了一护没有被浅打选中代表的是他不靠浅打就战斗至今的惊人言论,并说一护需要从自己的根源开始重新来过,必须知道自己的过去,就算知晓根源就再也回不来了,也必须如此。
据推断一护的天锁斩月可能与灭却师的神圣灭失(一护有灭却师血统)相融合,从而获得超越死神与灭却师的力量。

无月
黑崎一护的斩魄刀斩月的终极状态,一护以卍解进入精神世界,接受白一护与天锁斩月合体后的本来面貌的刀刃领悟的,使自己化身为天锁斩月。一护使用最
后的月牙天冲——无月重创蓝染,使蓝染的虚化状态降级,攻击力非凡。 黑崎一护使用无月以后会逐渐丧失死神的力量。无月对于蓝染的封印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浦原的鬼道是要 在蓝染力量大幅度下降才能使用的,换言之就是如果没有无月一招,蓝染就不会被封印,所以说一护的终极月牙天冲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所以蓝染才被浦原喜助的新鬼道封印的,其强大的攻击力得到充分体现。
用漆黑的大衣包住了身体的长发胡子脸,戴着半透明的太阳眼镜的中年男人,存在于一护的精神世界中。之后在浦原对一护的特别训练中在精神世界内出现并引导一护取回了死神的力量,跟浦原的一对一竞争挑战后,一护扔掉恐惧的心理达到斩魄刀解放。
在尸魂界跟不知道斩魄刀名的十一番队队长更木剑八的战斗中,一护由于轻敌而被剑八断剑,这时斩月大叔出现并将一护带入精神世界,在精神世界内一护为了夺回斩月而与白一护战斗,在战斗中理解了和斩魄刀一起作战的理由,之后在夜一监督下的卍解修行时被作为转神体具象化出现。被一护称作为斩月大叔。
白一护,一护体中的虚,自称是与斩月为一体的,原本为斩月的一部分,但由于其力量的扩张,斩月成为了其力量的一部分。在动画125话中被一护打败,并成为一护新的力量。
在番外篇中,斩月被村正拉出背叛一护与一护为敌,但被虚状一护打得无还手之力,后来村正进入一护的精神世界,释放白一护,两人对战,被打得无法还手。关键时候一护拿刀救了白一护,并对战村正,村正派出斩月对战,斩月卍解攻击。最终,白一护作为感谢让一护控制着他的力量,使出新月牙天冲战胜了斩月,打跑了村正,最后斩月从村正的洗脑术中解脱,重新回到一护体内。
斩月大叔其实为灭却师友哈巴赫千年前的样子,据其本人所言,其为一护体内灭却师力量的本源,并不是真正的“斩月”。其真正目的是为了要阻止一护成为死神,以防其被友哈巴赫杀死,同时也在压制一护的力量。同时他也坦诚在一护遇到危险时也都是虚出手相救。但最终阻止一护的想法产生了动摇,最终将真正、属于一护自己的力量和真正的“斩月”交予一护后消失。[3]
“斩月大叔”“初登场” 漫画66. THE BLADE AND ME vs.浦原喜助
声优:菅生隆之
声优:森久保祥太郎
斩月卍解后在一护内心世界的形象。天锁斩月想要守护的是一护,但如果一护学会了“最后的月牙天冲”死神之力就会消失,所以天锁斩月开始并不想教他。与白一护合体后与一护进行了长久激烈的战斗,在他一刀刺入一护体内的同时一护领略到了“最后的月牙天冲”的真谛。

虚化无法控制,但也不会暴走。一护首次使用的假面,只有其右上部分存在3条红纹,最初登场于动画19至20集,并在动画34集再次出场,曾挡下阿散井恋次斩向一护的致命伤,之后又在41集出现,曾挡下更木剑八斩向一护的致命伤。这一假面的三次出场都不是由一护刻意召唤的,也不能增加一护的战斗力,但为一护增加了防御力,也为后来的虚化做足了铺垫。

虚化状态头壳
第二阶段
虚化近乎于暴走,几乎无法控制。这是一护使用过的第二张假面,除了右上部分存在3条红纹外,右侧中部又出现了2条红纹,标志着虚化程度的加深。由于朽木白哉的死亡逼迫,初次登场于动画59集,将朽木白哉打得头破血流。之后,这种不受控制的虚化意识又在动画113集、121集出现,但都让一护强行压制下来了。从这一阶段开始,假面可以使一护的灵压、速度、斩击力、防御力大幅度提升,但不是由一护刻意召唤的,也不受一护理智的控制。

虚化二段
第三阶段
虚化有时受控制,有时会暴走。一护使用过的第3张假面,除了右上部分存在4条红色条纹,右侧,中部又出现了2条红色条纹外,右侧下颚又出现3条红纹,又一次标志着虚化程度的加深。经过假面军团的训练,初次登场于动画125集。虚化受控制时,可以使一护的灵压、速度、斩击力、防御力较上一阶段大幅度提升。在动画139集中,一护最多维持该假面11秒,而且无法再次使用,但利用这么短的时间3次击伤归刃前的葛力姆乔。又在动画152集凭借假面一击击倒原十刃之一的多尔多尼。但在动画162集对抗归刃前的乌尔奇奥拉未果,反被其击败。暴走时失去理智,只知道粉碎敌人,可以使用响转、虚闪、超速再生,但不会用死神的战斗技能(如瞬步、月牙天冲),灵压极高,连队长级死神也感到棘手。

虚化三段
第四阶段
虚化有时受控制,有时会暴走。一护重生之后,假面也发生了变化:除了原有的4条红色条纹,右侧,中部再次出现了2条红色条纹外,右侧下颚又出现3条红纹,又一次标志着虚化程度的加深。虚化受控制时,可以使一护的灵压、速度、斩击力、防御力较上一阶段再次大幅度提升。漫画280话中,一护使用该假面将归刃后的葛力姆乔击败(动画中一护打败葛力姆乔时使用的面具是第三阶段的)。之后,为了营救被史塔克掳走的井上织姬,一护又一次使用该假面对抗乌尔奇奥拉,但又一次被一段归刃的乌尔奇奥拉杀死。

虚化四段
第五阶段
虚化有时受控制,有时会暴走。最终虚化的超速再生能力使一护再一次死而复生之后,假面也发生了变化:红纹的样式完全改变,只有两条,不止居于面具右侧,也出现在左侧,面具比以前更加厚重,标准虚化又达到一个全新境界。这一面具首次登场于动画286集,使一护的月牙天冲一击击倒归刃后的牙密,之后一护又于动画292集戴此假面攻击蓝染未果,之后一护又于动画300集戴此假面对抗市丸银却落于下风。

虚化五段
最终虚化
虚化完全暴走,完全不受控制。发长过腰,头部长出两支尖角,胸口出现虚洞,脖颈与手腕、脚踝长出红毛,身体瘦长而挺直,总体形态如牛,失去理智,只知道粉碎敌人,可以使用虚闪、响转、超速再生,但不会使用死神的战斗技能(如瞬步、月牙天冲等),双角随便释放的虚闪就比十刃专有的“黑虚闪”更强,初次登场于动画272集,轻松击败二段归刃的乌尔奇奥拉,剧场版《地狱篇》中被地狱瘴气强化过的虚闪甚至能贯穿地狱本身!截止动画366集,这一形态是一护的最强虚化形态,实力远远超越十刃级破面。

最终虚化
白一护

即黑崎一护体内的虚,来自于母亲混杂在体内的虚力量,大概自一护在浦原商店接受训练后(因果链的斩断)而被唤醒使其以此相貌存在,同时也是一护的灵力(即潜力量)和斩月的另一种表现状态。据531-535话得知虚的名字为“白”,其相貌如同一护的完全虚化状态。“白”由蓝染将众多死神的魂魄重叠而制造。
初登场与第39话:不死之身的男人
与斩月大叔不同,他遵从虚的本能,好战且目的是取一护而代之。不过多次救了一护以及教一护刀的使用的都是他。黑色月牙天冲就是他的招数,一护只是进行模仿。他

白一护(10张)
真正实力还不得而知。出场虽少,但除了与一护对战一次外从无败绩,从来都是以压倒性强势战胜对手。总体上是和一护成正比例、互相影响着对方而成长,但其成长速度惊人,已经完全和一护不是一个概念上的了,输给一护绝不是实力的问题【曾重创6番队队长朽木白哉,巴温特篇打败一护无法战胜的敌人,破面篇里曾想出来攻打10刃却被一护拒绝,瞬间暴出在4刃之上的灵压.】经过假面军团的训练,一护打败白一护而使他暂时承认了一护的支配权,所以暂时将其压制,并且利用它的力量使用“虚化”。可根据斩月离开前的台词,他仍会卷土重来。虽然他人气不高,但是他的实力强大不是一般人物可以抵挡的。
350话中一护他保护的本能超过了自身的死神力量,又因为白一护的原因,促使他牛头虚化。

漫画410话,白一护以牛头出现……
tv原创 战魂刀篇 中,被洗脑的斩月脱离,一护虚力量暴走为蜥蜴般的虚形态,在刀始解的情况下,仍能发出卍解时的黑色月牙天冲,压制了斩月本体,后白一护以不能使用假面为条件借给他力量,帮助一护在始解状态下与卍解斩月战斗并胜出。
网友叫他“白崎”,而他亲口说他叫“斩月”,详见动画124集。【后也被证明他的确是斩月,或者说是一部分(不是从前理解的与“斩月”同为一护力量,谁掌握主权是看谁支配谁。)不过对于“斩月”来说应是比死神之力更占据主导地位
在游戏中,他的名字是每一个字都是镜面字的黑崎一护。
在漫画410话中,天锁斩月从绝望的一护体内拉出了使其绝望的根源,白一护竟以牛头一护的形态出现。后他拉开了面具,向惊讶的一护“问好”。
在411话中,天锁斩月说,白一护是一护恐惧的形态,并与白一护“合体”,然后要求一护战胜它。【而从天锁与白一护合体后将无月交给一护以及“落泪”,与一护之间的谈话都不难看出,他们都是希望守护一护的
540话中由二枚屋王悦所言得知,“白”与浅打构造相同,其进入一护体内后与一护原本死神力量融合而成为了一护的斩魄刀(其中一把)。【而一护也真正意义上的接受了白一护的存在
完现术


一护 完现术
一护的死神代理许可证,能在每次战斗结束时,记忆持有者的战斗记忆,因此一护在空座町大战丧失死神能力后,于第二部剧情接受XCUTION(执行部)的训练,学会运用自己的代理证作为完现术的媒介。是“装衣型(Clad Type)”的完现术。后来在大宅邸事件被银城空吾夺去完现术的力量,但是一护的臂力和基本技术也因为完现术修行而有所提升,部分的完现术力量也和新的死神力量融合,成为一护在第二部剧情的死霸装配饰
地狱一护


黄金一护
仅在剧场版四《地狱篇》登场,因获得地狱之意赐与的力量而衍变的型态。头部左侧配戴金色骷髅面具,镶嵌骷髅的护甲覆盖左半身躯和右边肩膀,此状态的一护可释放出金色的“月牙天冲”,威力比卍解下的“月牙天冲”还强大,可一击劈开咎人的锁链,但若解除型态会反被地狱之意视为敌人。

战斗数据

动画版
体力:500
精神力:400
智力:300
耐力:400
攻击力:900(基础300+卍解300+动血装200+完现术融合100),1000(假面虚化),2000(无月)
防御力:900(基础300+卍解300+静血装200+完现术融合100),1000(假面虚化),2000(无月)
鬼道攻击:0
鬼道防御:900点(基础300+卍解300+静血装200+完现术融合100),1000(假面虚化),2000(无月),与一般状态下的防御力相同
回避率:550(基础300+卍解250),700(假面虚化),1000(无月)
机动力:550点(基础300+卍解250),700(假面虚化),1000(无月)
命中率:450(基础300+卍解150),550(假面虚化),1000(无月)
灵压:1000,1400(假面虚化),2800(无月)
综合:6850(基础4400+卍解1550+血装600+完现术融合300),7950(假面虚化),9500(与地狱之意合体比普通虚化还强上许多),13400(无月)。
所有数值都极高。可以应付任何战局。实力成长速度比其他死神快百倍。灵压是全人物第一的1000,卍解的状态是超队长级死神卯之花烈的两倍左右(详见TV288集中一护与卯之花的对话)。完现术与血装使其攻防大幅提高。无月模式(高出死神范畴3次元,实力得到飞跃性的提升,用后死神之力全失)更是以次元之差压倒崩玉蓝染的最终形态(高出死神范畴2次元)。全人物为数不多的战斗数值上万的角色之一 (无月状态)。
在麒麟寺天示郎的地狱温泉中直接浸泡而丝毫不受影响。能够在天示郎出手的一瞬间对他反击,可见防御,速度大大提升。
拥有高超的死神之力,可假面虚化(体内有一只超强力虚,即白一护),现卍解与完现术已经融合,实力高出原来的卍解许多,与灭却师一战后诱发了自身的灭却师特有的血装,防御大大提高,实力远远超越队长级。是合死神、灭却师、完现术和虚四者力量于一身的存在。

主要战绩 

VS众多虚,胜
VS阿散井恋次,中断
VS朽木白哉,败
VS兕丹坊,胜
VS市丸银,中断
VS斑目一角,胜
VS阿散井恋次,胜
VS更木剑八,平
VS雀部长次郎、大前田希千代、虎彻勇音,胜
VS朽木白哉,胜
  
VS蓝染惣右介,败
VS狩矢神,胜
VS牙密‧里亚尔戈 ,中断
VS葛力姆乔·贾卡杰克,败
VS多尔多尼‧亚历山德罗‧德尔‧索卡奇欧,胜
VS乌尔奇奥拉·西法,败
VS葛力姆乔·贾卡杰克,胜
VS诺伊特拉‧吉尔加,败
VS实体化的五形头,胜
VS实体化的风死,胜
VS村正,胜
VS乌尔奇奥拉·西法,胜
VS牙密‧里亚尔戈,中断
VS市丸银,中断
VS蓝染惣右介,胜
VS由嶌欧许,胜
VS贾姬·特里斯坦,胜
VS银城空吾,胜
VS阿兹基尔罗·伊邦,中断
VS基路杰·欧丕,胜
VS夏兹·多米诺,胜
VS友哈巴赫,败
VS哈斯沃德,中断

相关人物 

家人:
父亲:黑崎一心(死神)
堂哥:志波海燕(已故)、志波岩鹫
堂姐:志波空鹤
母亲:黑崎真咲(灭却师,已故)
大妹妹:黑崎夏梨
二妹妹:黑崎游子
最重要的人:
黑崎真咲
好友:
人类:
茶渡泰虎
井上织姬
有泽龙贵
浅野启吾
小岛水色
死神:
朽木露琪亚
阿散井恋次
日番谷冬狮郎
斑目一角
绫濑川弓亲
灭却师:
石田雨龙
破面:
妮莉艾露.杜.欧德修凡克(妮露)
沛薛·卡迪谢
咚德恰卡·毕尔斯坦
其他:
魂(改造魂魄)
九条望実(动画原创人物)
茜雫(剧场版原创角色)

部分语录 

第1话
对虚:我要让你知道对我家人下手的罪…是有报应的,你这死鱼脸!
第2话
对露琪亚:毕竟我不是个能够为了拯救毫不认识的人,而牺牲自己的伟大人物…很可惜的是,我也绝非是个忘恩负义,还能大言不惭的那种废物啊!
我会帮你的!所谓死神的工作!
第5话
对虚(井上的大哥):身为大哥,你知道你为什么是第一个来到这个世界上么?那是因为要保护以后出生的弟弟妹妹。生为大哥竟然对着妹妹说“我要宰了你”…这种话死都不该说出来的!!
第6话
对虚(井上的大哥):其实是一样的,不管是死去的人还是留下的人…大家都是一样的寂寞。
第10话
对虚:如果你想跟死神玩捉迷藏…那你搞错对象了吧?
第11话
对虚:这个炸弹还给你吧…不是会藉由你的舌头而引爆吗?快用你的舌头出声啊……没办法出声了是吧?那你的舌头…我就拿走了!!
第12话
对虚:稍微感受到了吧?作为等着被杀的人的感觉!没错吧…你很害怕吧…宁可砍断自己的脚也想逃走………你不要忘记…那种恐惧!牢牢烙印在脑袋里面…消失吧!!(砍~)
第21话
对露琪亚:拜托你…请你不要插手。这是…我的战斗。
第23话
虚:你是我所遇过的死神当中,最年轻,也最冲动,还有,更是最差劲的一个!
一护:你是我所遇过的虚当中,年纪最大,也最卑鄙,还有,也是最令我生气的一个!
第45话
对石田:这是你我之间的比赛。既然这样,那就别提什么消灭几只虚!你我两个来单挑啊!
第46话
对石田:你师傅最希望的…并不是要死神去认同灭却师的实力!而是与死神合力作战,不是吗?!
第47话
对石田:我…希望保护很多人!
第48话
对石田:对付那种货色(大虚)…就是砍砍砍,不断死命的砍!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第55话
对恋次(暴走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很爽就是了!我伤口一点也不觉得痛!也从来没有想过…会输给你!
第58话
浦原:你的伤势如何啦?
一护(暴露狂):完全好了!
第66话
斩月大叔:叫吧!我的名字是……
一护:斩月!!
第70话
(尸魂界门前)夜一:要是输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一护:当然是非赢不可罗!
第72话
石田:他(浦原)都教你战斗的精髓……
一护:他什么也没有教我,不过……用不完的精力跟胆识…我倒是都俱备了!
第72话
兕丹坊:我看你也是乡下出来的,一点规矩也没有。我愿意等你……你应该很感激了!(劈下)
一护(单手挡下):……我还没准备好就劈下,你这样也很没规矩喔!
第73话
对兕丹坊:你打够了吧?那么……接下来轮到我了!(兕丹坊发飙中~)抱歉了~我要毁了你的斧头。
第75话
对市丸:像你这种面对赤手空拳的人还能毫不在乎地伤害地手的家伙……我要砍了你!
第81话
志波岩鹫:那你干嘛那么拼命?我实在不懂……
一护:我欠她人情(露琪亚)。她救了我一命,不过我还没还她人情。她…为了救刚刚才认识的我…以及我的家人,把自己的能力传给了我。也因此害她被捕。如今,她就快就处死了。我可不想被人在背后批评,是个见死不救又无能的家伙!
第86话
一角:我问你…为什么你不逃呢?
一护:如果你真的比我厉害,那么逃跑又有什么意义呢。你一定会追上我的啊。不过…如果你只是个肉脚,那我就打败你继续前进就行了。我是这么想的。
第87话
对一角:现才开始呢,一角。接下来该轮到你无法握剑了。
接88话:我再跟你说一遍,一角。接下来无法握剑的人……将会是你!
第94话
露琪亚(回忆):虽然只是相处了两个月,却很不可思义地打心里信任他。可是,却因自己而影响了他的命运,让他受到伤害。无论干什么也无法作出补偿……
一护(自言自语):笨蛋…这些全是我要说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露琪亚!
第95话
恋次:除非你全部击倒他们(队长),否则…根本没可能救得了露琪亚。这种事你办得到吗?
一护:办得到!!多少个队长!多少个副队长!也没有关系!我会击倒他们!只要他们妨碍我,我便会将他们全部击倒!!!
第96话
恋次:顽强的家伙…你真的那么想救露琪亚吗…
一护:混蛋…不是“想救她” …而是“要救她”!!
恋次:明白吗?!露琪亚是因为你而死的啊!
一护: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所以我才要救她!!
第97话
对恋次:恋次…我决定了。我要杀了你。
第107话
打电话(对小混混):对不起~麻烦叫救护车来。地点是在(略),至于车辆(查人数)1,2,3,4,5…5辆吧。
第108话
对更木:…抱歉…我可没做好去死的打算。如果我死了的话,我背后的那些家伙可是会死光光的!!!
第110话
斩月大叔:想战斗?还是想活下去?你选吧。
一护:我想赢…
斩月大叔:听不到啊…
一护:光是能战斗是没有意义的…光是能活下去是没有意义的啊!我想赢…我想赢!!
第113话
对更木:我是借助斩月的力量,和斩月两人并肩作战的。我是绝不会输给只会想单独作战的你!
第116话
对露琪亚:…露琪亚,我来救你了。
第117话
对露琪亚:我是为了救你好不容易来到这个地方的,就算你说你想被判死刑也不关我的事!就算用拖的我也要把你从这里拖出去!
第127话
夜一:如果到时你没有办成……(卍解)
一护:我不听没有办成时的后果。如果现只剩这条路可走…那就只能走到底啊!
第133话
夜一:要是到了明天还没有完成卐解的话…
一护:我说过了,我不问没能办成时的后果。如果期限变成了明天…那么只要在今天之内摆平不就没事了!!!
第143话
心通相灵的一护跟恋次齐语:……发过誓了…绝对要救她…谁都没有…──只有我──跟灵魂!!!
第151话
露琪亚:你想做什么…一护!?
一护:还用问吗…当然是要破坏这个处刑台啊…好了啊…闭上嘴巴看清楚~
第152话
对恋次:快点把她(露琪亚)带走。这是你的任务!死都不许放手!!
第152话
怒视大白:我说过我看的见的吧,朽木白哉!
第153话
白哉:黑崎一护,我要杀了你,然后我要亲手执行露琪亚的处刑。
一护: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的!
第160话
对朽木白哉:用你自己的手对自己的妹妹行刑?开什么玩笑。不管那是你的借口还是你的理由,都不关我的事。只是那样的话不要在露琪亚面前说第二遍。快用卍解啊,我会破坏它的。
第161话
对朽木白哉:(斩月:牢牢地记着一护,那斩击的名字──)“月牙天冲”。用卍解跟我战斗!我绝对要…打倒你!
第161话
一护:我光靠始解,说什么想打赢卍解的,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朽木白哉:注意你的遣词用句…小鬼,说得你好像达到了卍解的程度似的。
一护:我就是这个意思啊,朽木白哉!!!(露出了跟市丸银很相像的表情)  第162话
卍解后:“天锁斩月”!!
第162话
大白:处刑也好,卍解也罢,看来你很喜欢践踏我等的尊严。
一护:看来那什么“我等的尊严”跟要杀露琪亚这件事相当有关联罗…那就照你所说,我会践踏它的。就是为了这件事,我才得到这力量的!
第225话
一护对井上:不用这么担心啦,井上,放心吧,我会制止蓝染的!
第280话
一护对井上:“。对不起很可怕吧,用这个样子想让你安心也是很难的事吧。但是,请让我说,放心吧,很快,就会结束了”
第285话
一护:“对不起啊葛利姆乔,看来我好像。不能再继续挨打了”
第348话
一护:我并不是认为自己会赢才跟你战斗的..而是因为非赢不可才战斗的!!
动画109话(原创)
(一护解决狩矢后的的理论思考)
一护(站在尸魂界眺望无垠大地):狩矢所追求的是改变命运的力量,我所追求的是扭转乾坤。不仅仅是旋转,是扭转乾坤。每每触碰太阳和月亮的时候,世界总是在变换成新的样貌。如果说有什么不变的东西的话,那么肯定就是我的无力!我能看到灵,能够触碰他们,能够和他们交流,只是如此。——他们时常就这样消失了,怎么消失了我不知道,时常留在那个现场的是只有我能看到的血迹和类似疼痛的感觉。无论怎样锻炼自己,也不能保护他们。每每想到这的时候,我就心如刀绞。
在扭转乾坤,在扭转乾坤……如果说命运是齿轮的话…那我们就是在其之间被碾碎的沙土。 没有办法,只是想要力量。如果伸出手来无法触及到的话,那就想要手中握住的剑,改变命运的力量一定在斩落的剑端。我的力量是改变命运的力量,还是会像狩矢一样被力量所吞噬。
(挠头)胡思乱想也没有用,这个力量就是为了保护大家的,这难道不好吗?

Comments
Sort 
Page: 
 
  • Any comments yet
Info
kay-forever

04.05.2014 ( 1481 days ago)
Rate
0 Vote
微信二维码
#

网络孔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