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s

 说起燕园的野花,声势最为浩大的,要属二月兰了。它们本是很单薄的,脆弱的茎,几片叶子,顶上开着小朵小朵简单的花。可是开成一大片,就形成春光中重要的色调。阴历二月,它们已探头探脑地出现在地上,然后忽然一下子就成了一大片。一大片深紫浅紫的颜色,不知为什么总有点朦胧。房前屋后,路边沟沿,都让它们占据了,熏染了。看起来,好像比它们实际占的地盘还要大。微风过处,花面起伏,丰富的各种层次的紫色一闪一闪地滚动着,仿佛还要到别处去涂抹。    没有人种过这花,但它每年都大开而特开。童年在清华,屋旁小溪边,便是它们的世界。人
饮水阁 · 848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291

 又是一年秋来,洁白的玉簪花挟着凉意,先透出冰雪的消息。美人蕉也在这时开放了。红的黄的花,耸立在阔大的绿叶上,一点不在乎秋的肃杀。以前我有"美人蕉不美"的说法,现在很想收回。接下来该是紫薇和木槿。在我家这以草为主的小园中,它们是外来户。偶然得来的枝条,偶然插入土中,它们就偶然地生长起来。紫薇似娇气些,始终未见花。木槿则已两度花发了。    木槿以前给我的印象是平庸。"文革"中许多花木惨遭摧残,它却得全性命,陪伴着显赫一时的文冠果,免得那钦定植物太孤单。据说原因是它的花可食用,大概总比草根树皮好些吧。学生浴室
饮水阁 · 8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306

似乎刚过完了春节,什么都还来不及干呢,已是长夏天气,让人懒洋洋的像只猫。一家人夏衣尚未打点好,猛然却玉簪花那雪白的圆鼓鼓的棒槌,从拥挤着的宽大的绿叶中探出头来。我先是一惊,随即怅然。这花一开,没几天便是立秋。以后便是处暑便是秋分便是寒露,过了霜降,便立冬了。真真的怎么得了!    这花的生命力极强,随便种种,总会活的。不挑地方,不拣土壤,而且特别喜欢被阴处,把阳光让给别人,很是谦让。据说花瓣可以入药。还有人来讨那叶子,要捣烂了治脚气。我说它是生活上向下比,工作上向上比,算是一种玉簪花精神罢。    我喜欢花
饮水阁 · 8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297

文藻从外面笑嘻嘻的回来,胁下夹着一大厚册的《中国名画集》。是他刚从旧书铺里买的,花了六百日圆!    看他在灯下反复翻阅赏玩的样子,我没有出声,只坐在书斋的一角,静默的凝视着他。没有记性的可爱的读书人,他忘掉了他的伤心故事了!    我们两个人都喜欢买书,尤其是文藻。在他做学生时代,在美国,常常在一月之末,他的用费便因着恣意买书而枯竭了。他总是欢欢喜喜地以面包和冷水充饥,他觉得精神食粮比物质的食粮还要紧。在我们做朋友的时代,他赠送给我的,不是香花糖果或其他的珍品,乃是各种的善本书籍,文学的,哲学的,艺术的不
饮水阁 · 939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027

淡金色的夕阳,像这条轮船一样,懒洋洋地停在这一块长方形的海水上。两边码头上仓库的灰色大门,已经紧紧地关起了。一下午的嘈杂的人声,已经寂静了下来,只有乍起的晚风,在吹卷着码头上零乱的草绳和尘土。我默默地倚伏在船栏上,周围是一片的空虚——沉重,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苍茫的夜色,笼盖了下来。猛抬头,我看见在离船不远的水面上,漂着一只木屐,它已被海水泡成黑褐色的了。它在摇动的波浪上,摇着、摇着,慢慢地往外移,仿佛要努力地摇到外面大海上去似的!啊!我苦难中的朋友!你怎么知道我要悄悄地离开?你又怎么知道我心里丢不下那些把
饮水阁 · 939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958

想起高吉,就想起那些水姜花。 在北师艺术科读书的时候,高吉是我同届普通科的同学。 我们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才开始熟识起来的,每天在上晚自习之前,坐在二楼教室走廊的窗前,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一面说一面笑,非要等到老师来干涉了,才肯乖乖地回到各自的教室里去做功课。 那个时候,有些同学已经在交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了,然而,在我和高吉之间,却是一种很清朗的友情。大概是一起编过校刊之类的,我们彼此之间有着一种共事的感觉,谈话的内容也是极为海阔天空。 日子过得好快,毕业旅行、毕业考,然后就毕业了。整个七月,我都待在木栅
饮水阁 · 97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040

记得初见她的诗和画,本能的有点趑趄犹疑,因为一时决定不了要不要去喜欢。因为她提供的东西太美,美得太纯洁了一点,使身为现代人的我们有点不敢置信。通常,在我们不幸的经验里,太美的东西如果不是虚假就是浮滥,但仅仅经过一小段的挣扎,我开始喜欢她诗文中独特的那种清丽。 在古老的时代,诗人“总选集”的最后一部分,照例排上僧道和妇女的作品,因为这些人向来是“敬陪末座”的。席慕蓉的诗龄甚短(虽然她已在日记本上写了半辈子),你如果把她看作敬陪末座的诗人也无不可,但谁能为一束七里香的小花定名次呢?它自有它的色泽和形状,席慕蓉的
饮水阁 · 97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756

那天,当我们四个有在那条山道上停下来的时候,原来只是想就近观察那一群黑色的飞鸟的,却没想到,下了车以后,却发现在这高高的清凉的山上,竟然四处盛开着野生的百合花! 山很高,很清凉,是黄昏的时刻,湿润的云雾在我们身边游走,带着一种淡淡的芬芳,这所有的一切竟然完全一样! 所有的一切竟然完全一样,而虽然那么多年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连我心里的感觉竟然也完全一样! 我迫不及待地想告诉同行的朋友,这眼前的一切和我十八岁那年的一个黄昏有着多少相似之处。一样的灰绿色的暮霭、一样的湿润和清凉的云雾、一样的满山盛开的洁白花朵;谁说
饮水阁 · 97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052

在来到戛纳的第八天,我终于拿到了第一张正式邀请函。更令我高兴的是,这的确是我今年最想看的一部电影。在看之前就听说此次《山河故人》的呼声特别高,抱着激动的心情,看着身边一个个举着“求票”牌子的路人,我踏过红毯,终于走进了传说中的Grand Théâtre Lumière 。影院是标准的剧院结构, 分上下两层,普通观众(比如我)只能坐在上层。一阵掌声中,灯光暗下,影片开始。       两个多小时的观影后,我不得不说《山河故人》是我到达戛纳以来看到的最好作品。传言它是夺奖热门是有理有据,毫不夸张。且不说今年与之
饮水阁 · 1004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736

奥斯卡获奖影片《美丽心灵》主人公的原型、美国数学家约翰·纳什遭遇车祸去世,终年86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警方的话说,出租车司机当时试图超车,车辆却失控,撞上防护栏。 与妻子同乘出租车遇难 美国广播公司5月24日报道,纳什与82岁的妻子艾丽西亚在美国新泽西州乘坐出租车时,因车辆失控遇难。纳什在挪威领取了数学界的阿贝尔奖,刚下飞机,正从机场返回家中。新泽西媒体援引警方的消息说,纳什和妻子被弹出汽车,意味着两人当时可能没有系安全带。 纳什生于1928年,其主要职业生涯是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教学和研
饮水阁 · 1004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717
31-40 Of 90
Page: 
Operating
Overview
饮水阁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Categories
Books (41 posts)
City Blogs (18 posts)
Entertainment Blogs (4 posts)
Food Blogs (1 posts)
Holidays (1 posts)
Lifestyle (5 posts)
Music (2 posts)
Tag
Empty
微信二维码
#

网络孔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