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s

 这天天气很好。我想在客厅摆些花。五月初,花不少,插两枝丁香或几朵月季就可以添许多生气。可是似乎到客人来了,花也没有插上。    客人是英国人。一位是多丽斯·莱辛,根据报上的称呼,她是一位文豪。另一位玛格丽特·德拉布尔,则是著名作家。同来的还有德拉布尔的夫婿麦克尔·霍罗尔伊德,是传记文学作家。两位女作家的大名我当然知道,但没有读过她们的书。九年前访英时她们不在伦敦,未曾谋面。这次得知她们要来访我,心下是有几分诧异的。    《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卷》中有莱辛小传。她一九一九年生于英属伊朗,童年时全家迁到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31

 这天天气很好。我想在客厅摆些花。五月初,花不少,插两枝丁香或几朵月季就可以添许多生气。可是似乎到客人来了,花也没有插上。    客人是英国人。一位是多丽斯·莱辛,根据报上的称呼,她是一位文豪。另一位玛格丽特·德拉布尔,则是著名作家。同来的还有德拉布尔的夫婿麦克尔·霍罗尔伊德,是传记文学作家。两位女作家的大名我当然知道,但没有读过她们的书。九年前访英时她们不在伦敦,未曾谋面。这次得知她们要来访我,心下是有几分诧异的。    《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卷》中有莱辛小传。她一九一九年生于英属伊朗,童年时全家迁到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21

 十月份到南方转了一圈,成功地逃避了气管炎和哮喘--那在去年是发作得极剧烈的。月初回到家里,满眼已是初冬的景色。小径上的落叶厚厚一层,树上倒是光秃秃的了。风庐屋舍依旧,房中父母遗像依旧,我觉得一切似乎平安,和我们离开时差不多。    见过了家人以后,觉得还少了什么。少的是家中另外两个成员--两只猫。"媚儿和小花呢?"我和仲同时发问。    回答说,它们出去玩了,吃饭时会回来。午饭之后是晚饭,猫儿还不露面。晚饭后全家在电视机前小坐,照例是少不了两只猫的。媚儿常坐在沙发扶手上,小花则常蹲在地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22

 十月份到南方转了一圈,成功地逃避了气管炎和哮喘--那在去年是发作得极剧烈的。月初回到家里,满眼已是初冬的景色。小径上的落叶厚厚一层,树上倒是光秃秃的了。风庐屋舍依旧,房中父母遗像依旧,我觉得一切似乎平安,和我们离开时差不多。    见过了家人以后,觉得还少了什么。少的是家中另外两个成员--两只猫。"媚儿和小花呢?"我和仲同时发问。    回答说,它们出去玩了,吃饭时会回来。午饭之后是晚饭,猫儿还不露面。晚饭后全家在电视机前小坐,照例是少不了两只猫的。媚儿常坐在沙发扶手上,小花则常蹲在地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18

 十月份到南方转了一圈,成功地逃避了气管炎和哮喘--那在去年是发作得极剧烈的。月初回到家里,满眼已是初冬的景色。小径上的落叶厚厚一层,树上倒是光秃秃的了。风庐屋舍依旧,房中父母遗像依旧,我觉得一切似乎平安,和我们离开时差不多。    见过了家人以后,觉得还少了什么。少的是家中另外两个成员--两只猫。"媚儿和小花呢?"我和仲同时发问。    回答说,它们出去玩了,吃饭时会回来。午饭之后是晚饭,猫儿还不露面。晚饭后全家在电视机前小坐,照例是少不了两只猫的。媚儿常坐在沙发扶手上,小花则常蹲在地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26

 十月份到南方转了一圈,成功地逃避了气管炎和哮喘--那在去年是发作得极剧烈的。月初回到家里,满眼已是初冬的景色。小径上的落叶厚厚一层,树上倒是光秃秃的了。风庐屋舍依旧,房中父母遗像依旧,我觉得一切似乎平安,和我们离开时差不多。    见过了家人以后,觉得还少了什么。少的是家中另外两个成员--两只猫。"媚儿和小花呢?"我和仲同时发问。    回答说,它们出去玩了,吃饭时会回来。午饭之后是晚饭,猫儿还不露面。晚饭后全家在电视机前小坐,照例是少不了两只猫的。媚儿常坐在沙发扶手上,小花则常蹲在地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99

 十月份到南方转了一圈,成功地逃避了气管炎和哮喘--那在去年是发作得极剧烈的。月初回到家里,满眼已是初冬的景色。小径上的落叶厚厚一层,树上倒是光秃秃的了。风庐屋舍依旧,房中父母遗像依旧,我觉得一切似乎平安,和我们离开时差不多。    见过了家人以后,觉得还少了什么。少的是家中另外两个成员--两只猫。"媚儿和小花呢?"我和仲同时发问。    回答说,它们出去玩了,吃饭时会回来。午饭之后是晚饭,猫儿还不露面。晚饭后全家在电视机前小坐,照例是少不了两只猫的。媚儿常坐在沙发扶手上,小花则常蹲在地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01

 十月份到南方转了一圈,成功地逃避了气管炎和哮喘--那在去年是发作得极剧烈的。月初回到家里,满眼已是初冬的景色。小径上的落叶厚厚一层,树上倒是光秃秃的了。风庐屋舍依旧,房中父母遗像依旧,我觉得一切似乎平安,和我们离开时差不多。    见过了家人以后,觉得还少了什么。少的是家中另外两个成员--两只猫。"媚儿和小花呢?"我和仲同时发问。    回答说,它们出去玩了,吃饭时会回来。午饭之后是晚饭,猫儿还不露面。晚饭后全家在电视机前小坐,照例是少不了两只猫的。媚儿常坐在沙发扶手上,小花则常蹲在地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51

 说起燕园的野花,声势最为浩大的,要属二月兰了。它们本是很单薄的,脆弱的茎,几片叶子,顶上开着小朵小朵简单的花。可是开成一大片,就形成春光中重要的色调。阴历二月,它们已探头探脑地出现在地上,然后忽然一下子就成了一大片。一大片深紫浅紫的颜色,不知为什么总有点朦胧。房前屋后,路边沟沿,都让它们占据了,熏染了。看起来,好像比它们实际占的地盘还要大。微风过处,花面起伏,丰富的各种层次的紫色一闪一闪地滚动着,仿佛还要到别处去涂抹。    没有人种过这花,但它每年都大开而特开。童年在清华,屋旁小溪边,便是它们的世界。人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37

 说起燕园的野花,声势最为浩大的,要属二月兰了。它们本是很单薄的,脆弱的茎,几片叶子,顶上开着小朵小朵简单的花。可是开成一大片,就形成春光中重要的色调。阴历二月,它们已探头探脑地出现在地上,然后忽然一下子就成了一大片。一大片深紫浅紫的颜色,不知为什么总有点朦胧。房前屋后,路边沟沿,都让它们占据了,熏染了。看起来,好像比它们实际占的地盘还要大。微风过处,花面起伏,丰富的各种层次的紫色一闪一闪地滚动着,仿佛还要到别处去涂抹。    没有人种过这花,但它每年都大开而特开。童年在清华,屋旁小溪边,便是它们的世界。人
饮水阁 · 94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16
21-30 Of 90
Page: 
Operating
Overview
饮水阁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Categories
Books (41 posts)
City Blogs (18 posts)
Entertainment Blogs (4 posts)
Food Blogs (1 posts)
Holidays (1 posts)
Lifestyle (5 posts)
Music (2 posts)
Tag
Empty
微信二维码
#

网络孔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