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回忆

陆拾壹 (2012-01-28 13:08) 风眠荆棘血蹄飞,花雨尘埃旧巢痕。椿萱多舛乘鹤去,青草花塚不识君。斗南一人。昏定晨省。蛁鸣喁喁。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明月生岑,凉风度水。啜菽解渴。编蓬为户,以破瓮蔽牖。釜欲生鱼当奈何。孤舟五更家万里,是离人几行清泪。居长安,炊不暇熟,又挈挈而东,如是数矣。 3月16日离开了玉溪,原想坐出租到昆明,我来时记得用了50元,叫来了车我问:“师傅,40元走吗?” “最少200元。” “哦,是我记错了。来时是四个人每人50元。”我自言自语着: 省点钱吧,挤大巴。 上前一问:“
聊斋 · 1026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785

伍拾陆 (2012-01-14 16:25) 扭曲的紫藤第五十二篇 肖进飞2008-07-17 01:26 肖进飞是梁道华的老乡都是湖北人,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一前一后来到解放路店。飞的皮肤白皙,微胖,是讨女人喜爱的男孩。华是小白脸坏心眼那种人,在店里和谁都处不好,尖嘴猴腮,小胳膊小腿。奇怪的是店里的女孩子倒都特别喜爱他,这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华是看到沧州的钱好赚,从北京来到了沧州。可是店内的师傅都不搭理他,他势单力薄又不舍得离开沧州,这才把阿飞弄了过来。 阿飞一看就是没学过几天理发,几天里干砸了几个
聊斋 · 1026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534

伍拾壹 (2012-01-14 16:08)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狂人日记 鲁讯 最近,税务局的人员频繁来店里,夏季,本来就是美发的清淡时节。我,何鹰还有张孔祥的老婆孩子,每天的吃喝都有不足,哪还有钱交税呀?祥子心烦气燥,压不住,和籍查人员吵了起来。真是,屋漏又逢连绵雨,接着公安局的查暂住证,还是要钱。只好躲吧,公安那可惹不起。关一天开一天的,生意更不好,大家肚里憋着火,我有一种预感要出事。这些人盯住我们不放。果不其然。四五辆警
聊斋 · 1028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744

肆拾伍 (2012-01-06 16:51) 苹果园地铁口的旁边,一个不大的发廊有七十平左右,两北京人合伙经营。大姐在发廊的左边经营一家饭店生意很红火,好像是开了好多年的老店,姐夫是法医,我在这里生活了三个多月一直没有见过他穿过警服。 姐夫讲过一个故事。 110接到报警:有人在单位的仓库内看见一个人头。姐夫半夜赶去,仓库里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别人吓的不敢进。又没有月亮,几颗不知名的星星在头顶晃悠着,阴风吹着大铁门,发出“吱噶,吱噶”的声响,让人毛骨悚然。姐夫掏出手电筒,寻着电源开关,打开灯。发现满屋里堆着
聊斋 · 1028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085

肆拾叁 (2012-01-04 19:58)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送走了红儿母子俩人,我在供销大厦继续工作了一个月之后,我和老娘决定带着闫嫣到安徽省凤阳县临淮関去看一看,叔叔,婶婶还有妹妹张玲。记得火车路过附离集的时候,有卖烧鸡的上来。馋嘴的我看着别人吃,都快要流哈喇子了。老娘说:“孩呀,想吃咱就要一个。” 我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娘,难过的说:“娘,不要,我不想吃。”无论到啥时候,我在老娘面前永远还是个孩子呀。 到了凤阳,叔和婶都好开心,妹妹也不上学了,在家里闲着那
聊斋 · 1028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066

肆拾壹 (2011-11-20 19:15) 一脚陷入深深的黄土,故乡的温情将我紧紧的搂在怀抱。大地颤抖着,眼前的一切如故只是容颜改。天和地拉近了距离,草木又见苍桑.。母亲不知是激动还是伤感,枯萎的身子在微微的扭曲。我不敢触及她的目光,哀怨。我好想将母亲揽在怀里,不知是情怯,还是害怕。我不该离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我对家人伤害的太多。母亲是爱我的,她需要我的守候 。 哥哥们都回来了,中午,全家吃饭,酒喝的差不多时,三哥突然发问:“吃过饭你想去哪?” “去医院看父亲。” 三哥叹了口气,说:“父亲半年前就已经去世
聊斋 · 1032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248

叁拾玖 (2011-11-19 21:35) 有时休班,在古文化街一逛一天,唐宋元明清的名人字画,都可以看到,心慕手追,真假不知。在西安,我才明白:中国的文化,南北是有地区差异。西北人豪爽粗旷,作品显的厚重大气,苍劲老辣古朴,好象西安的街道方方正正的。南方书画家的东西很少,偶然的有林散之,蔚天池,朱屺瞻他们的作品,瘦弱精致文雅,注重韵味和线条的质遒,如锥画沙,讲棉裹铁,剑走中锋,似南方的小桥流水,秀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每一次去于哥那里,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记的有一天,我在外边玩的太晚了,美发店的门早早
聊斋 · 1032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061

叁拾柒 (2011-11-19 20:19) 西安市的中心点,坐落着一座钟楼,大约有四层楼房高吧,里面是什么样子我倒没有进去过。以这个点放射状,将这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城市分为端端正正的四条东西南北大街,划分得像一个巨大的象棋盘。端立门是西安的美发一条街,其中钟少白号称西安第一剪,剪发五六十元。大差chai市,是西安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记得我刚来的时候,将它读作了大差cha市,问路的时候引得路人怪怪的盯着我看,回到厂里,伙伴们问我:“你一天跑到哪里去玩了?”我说:“去了一趟大差cha市。” 惹得他们笑得前仰后合
聊斋 · 1032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23

叁拾伍 (2011-11-19 20:08) 秦岭,横貫中国中部,东西走向的古老褶皱断层山脉,渭河,淮河和汉江,嘉陵江水系的分水岭。中国地理上的南北分界线,历史上曾为秦国之地,故称秦山或秦岭,全长1500公里,主峰太白山3767米。 穿透车窗看着遥远的遥远,乳白的云雾缭绕着黝黑的大山,翻滚奔腾如同波涛汹涌,气势磅礴,有浓有淡,有干,有枯,神彩不同,形态各异,有象群,有怪兽,盘踞着倔强的峰峦挺着尖利的脊粱,在云层中时隐时现,绵延千里之外。第一次见到这种雄伟,震撼人心的场景,我不由得惊呆了。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如
聊斋 · 1032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28

叁拾叁 (2011-11-19 15:30) 小于喜欢小妹。 快餐车一到门口,他就跑过去,搬凳子,摆桌子,小妹的妈妈开心的不的了。我们都跟着笑.小妹有时让小于买冰淇琳。小妹过生日那天小于也休班了,他陪着小妹玩了一天。第二天小于来上班,老王笑嘻嘻的说:“小于,你给小妹都买啥了呀?”小于不自然的嘿嘿着也不说话。 小于和小妹再见面的时候,慢慢的拉开了距离,小于沉默了。是什么原因?大家不能去问,好在小妹也不常来。春燕和她妈妈每天用红色的水桶来店里取水,刷洗餐具。燕子的妈妈人高马大的有一米七,很墩实,说话嗓门象喇叭,
聊斋 · 1032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03
1-10 Of 37
Page: 
Operating
Overview
聊斋

为了太阳,我才来到这个世界
Categories
Lifestyle (88 posts)
微信二维码
#

网络孔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