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s

(2011-11-13 18:59) 鱼塘的东面是何殿明:老大男孩何广军,老二何海霞,老三何彩霞姊妹俩是女娃。两层小楼,这是村里的第一所楼房,也是第一个买黑白电视的,他有多少钱,谁也不知道。周边的邻居排队到他家里等候看电视。每次见他,母亲让我叫:舅舅。从哪里拉扯来的理不清,舅舅是个传奇人物。年青时,拉大车出身。受苦受累半生,不知如何在市里有了关系网,学会了组装自行车,日子越来越好。徐州市各大商场没有不认识他的。农民的生活本来不好,买个家用电器,自行车啥的,想少花钱,东西好。这种事找到他了。舅舅老实,厚道,性
聊斋 · 11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51

(2011-11-13 18:56) 调皮的伙伴也去矸石山,他们寻找一些铁块或者卖钱或者换糖吃。有时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井下放炮采煤,有极少的雷管没有炸。在倾倒煤矸石的时候,雷管同样藏在里面。伙伴们哪见过雷管呀?高兴地将它当作普通的鞭炮,有的拿火烧,有的拿榔头敲。响声过后,不是手掉就是脚断,有人因此痛苦一生。 老屋的西墙是闫成德:他的爷爷和我的爷爷是亲兄弟。成德哥是个憨懒刁,整日装疯卖傻。他没有正当职业,倒买倒卖,谁的钱他都赚。有两个女儿,老大春凤好吃懒做,手脚不干净,谁的东西都偷,谁的东西都拿。出嫁没多久
聊斋 · 11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40

如今的北桥和塌陷地成了臭水坑。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村里建了个造纸厂。毛主席建立了中国人的脊梁,邓先生坏了中国人的质养。一个水塘为什么会化脓,一条江为什么会死亡?因为有人将自己的经济利益,建筑在对社会,对环境,对后代人的掠夺和侵占的基础上。或者说:这是不得已的饮鸩止渴。但是,这后果将仅仅由大自然来承担吗? 解放前的交通工具主要是马车和牛车,车身和车轮是木头做的。爷爷在村里开个旅馆.可以想像当年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每到清明前后也是爷爷最忙的时候,他每一年都会在村子周边寻找那些孤坟野鬼,烧纸送钱。爷爷不仅关照活人,
聊斋 · 11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15

陆 (2011-11-13 18:20) 而我,只不过是一个过客,在不经意间,闯入了它的众多相同日子的又一个早晨。不急不慢的雨,似落非落的雾,一天的开始和结束,似乎没有什么两样。雨一定是上个世纪的雨,雾一定是昨天的雾,它缠绕在远山中,它落在乌蓬船上。要努力的拨开些许雨和雾,才能看见日子的一丝亮光。 逢年过节摆贡:猪头,红鲤鱼,红公鸡,红苹果,红石榴,麦穗,点着红点的馒头。 父亲对于过节是很重视的,徐州市周边地区只要是他的长辈,无论再远,他都要拉着他的那辆板车驮着自己家里种的优质大米,还有自己编织的草席,一步
聊斋 · 11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20

(2011-11-13 18:04) 头三天就开始忙活,我从地窖里拔出萝卜,白菜。八十年代村里的每家每户出现了手压式的水井,它和城市的自来水不同。它是直接来源三十米的地下,水温冬暖夏凉,这也是上天对农民的怜悯吧。我“吱嘎,吱嘎”的压水,姐姐忙的木盆,铁盆里倒腾着清洗萝卜,白菜,小葱,香菜,生姜。母亲拿着笨重的大菜刀在宽厚的案板上将萝卜快速的切成条。下午,母亲和姐姐一人坐在案板的一边,面对面,聊着天,四把菜刀开始剁饺子馅。我在夜里的睡梦中还隐隐约约的听见菜刀落在案板上“嗵嗵”的声响。一天一夜的忙活,第二天的上
聊斋 · 11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73

(2011-11-13 16:45) 塌陷地的水和北桥的水是相通的,中间有一道水闸, 每年夏季的梅雨时节水闸都要提起往北桥排水,由于水流湍急,闸门又小,便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奇观:鲤鱼跳龙门。“嗖嗖”鱼儿不停的飞出水面,乡亲们围成一圈,手里拿着罩篮,争抢着在鱼儿蹦起来的瞬间去捞鱼。 北桥也自然成为村子里的水上乐园。水性好的会去塌陷地,那里水深达二十多米。清透见低,碧波幽然。能在塌陷地游泳的男人在农民眼里都是“英雄”。但是每年总会有人淹死,在那里游泳也成了一件可怕的事。学游泳,是五哥把我从桥上扔到河里。嘴,鼻
聊斋 · 11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71

(2011-11-13 16:41)每晚,床头立着一排枪。二哥有时去乡里开会,几个调皮的家伙,从写字台的抽屉里偷子弹,每次偷一颗,拿着枪便跑。在万籁寂静的深夜,不久野外传来一声轻脆的枪声。二哥经常出差,记得他去海南岛学习水稻种植技术,带回一个半米长的大龙虾,三四个椰子。他说:“海南的耗子有猫大,满街串不怕人。当地人好客,有客人来,逮只耗子就炖了。”哥要离开时,乡亲们从海里捞了这只龙虾,煮熟了,在颈部一分为二,掏着吃里面的肉。红褐色的虾壳,二哥作为纪念就带回了家里。在那段时间,周边的邻居,男女老少都过来看呀,
聊斋 · 11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86

(2011-11-13 16:38) 四哥说话有点结巴,性格憨厚,为人坦诚。 读书时,经常让大哥打来打去,看见他习惯性的哆嗦。小学没毕业就呆在了家里。母亲没办法,四哥也有特长:天生神力。乡里冬季,有清理运河的工程,每家每户不出人的,出钱。有钱的,当然就不受苦。在河工,四哥的饭量是全乡最能吃的。一顿饭,二十几个馒头外加一盆鸡蛋汤。那可是洗脸盆呀。他吃米饭,面条都是用洗脸盆。河工结束后,四哥还能挣钱回来。母亲给他买了一匹马,还有一辆改装过的大形平板车,两个轮子是拖拉机的轮胎。跟着村里的马车队上山里拉石头
聊斋 · 11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08

2011年11月13日星期日晴壹 (2011-11-13 16:34) 九里山前古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顺风吹动乌江水,好似虞姬别霸王。 战乱时,爷爷闫洪顺领着父亲闫家振从微山湖讨饭来到徐州。 一个二三百户人家的村子:王庄。姓王的到没有几家,据说:在很早以前村里有一姓王的地主。 老屋,红瓦土墙,是村里的最高点,土墙圈起一个占地两亩的宅院。全家住在一个院里,老房坐北朝南,大哥的房子坐东朝西。 大哥出生于1947年,小学教师。在我的记忆里,他是成天愁眉苦脸少有笑脸,吃烙馍的时候常常因为两腮用力过大而发出吓
聊斋 · 118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06
81-89 Of 89
Page: 
Operating
Overview
聊斋

为了太阳,我才来到这个世界
Categories
Lifestyle (88 posts)
微信二维码
#

网络孔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