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s

2016年3月16日,近日给老娘通话。说是今年冬季太冷的缘故,楼顶的水泵又冻坏了。老娘的干儿子:张七,过来上楼顶给修理水泵。水哗哗的到处流淌,张七喊:干娘,拉闸停水。慌乱中,老娘,一不小心摔倒了。90岁的人了,腿骨到是没事,就是肌肉拉伤了。我的老母亲呀,上天保佑呀。还好,孙正义给检查了一下,开了点药,说是这个年纪的老人的骨头好像都是空的了。不幸中的万幸。恢复也要一个月吧。老母亲的骨骼还是要结实一些吧,还是老祖宗保佑哪? 马萧有了女朋友,马红星给了6万,家里要装修了。马萧想要在房子的西面拉院墙开个门。老四的小
聊斋 · 346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337

娘就是那片魂思梦绕的土地,爹就是那方狂风暴雨春夏秋冬的苍天,哥哥和我就是田野里的牛羊,姐姐就是空中的云朵,我爱我的姐姐,这就是我的家。那时我还在沧州,前些日子店里装修就将几台电脑给卖掉了。我给姐姐电话里说这件事,姐姐说她也想要一台电脑。当时我就觉得好奇怪,姐姐是不是很缺钱呀?在我的记忆里,姐姐生活一直很富裕的呀?姐姐去世以后我才慢慢知道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也许都是支枝片叶,姐姐的另外一面:悲苦。 2012年母亲节前期我给老家通电话,嘱咐马萧过节时给他的妈妈和奶奶多买点菜,做些好吃的饭菜。5月8日是母亲节,在
聊斋 · 373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58

电话里得知,刘黑去世了,五大三粗的一个人五十多岁就走了说是:脑出血。他年轻的时候和我四哥一起跑大拖拉机的一个人。周瑞木的父亲也去世了,八十多岁,摔倒大胯裂开。前年回老家,看见老人还活的挺好的。回想,我上中学的时候吃住都在小木家里,老人早晨起来给我俩做饭吃。本来想今年回老家,陪老人家唠唠嗑。没想却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老爷子喜欢手里端个大烟锅子,腰里揣着烟叶袋子,时不时来两口。小木从小就没有母亲,一个老爷子带着三男一女,四个孩子生活。 蹲猴是戴氏心意拳的桩功绝技,很有特点,讲究三尖照,及脚尖、膝尖、鼻尖保持在一
聊斋 · 375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89

几天前和老母亲通话知道:王磊磊的妈妈杨运兰也在十几年前离世了。她原来是大队的妇女主任。老书记:杨继德还活着,不过是瘫痪在床。石家庄强氏八极拳一代宗师李富昌老先生在几天前去世了,回想一年前我去看他,那一幕还在眼前。生活如此艰辛的我,还是给了老人300元人民币。没想到一别竟成了永别。 无 极 桩 不诀之诀不式不势,形如无极;不思不念,神如无极;不言不诀,法如无极;一灵独存,孕含太极。发着时机:一打嫩,二打老,三打抽手,四打跳,五打低头,六打换势,七打走神,八打慢手。八打八不打:八打者,致伤。其曰:眉头双睛,唇
聊斋 · 431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562

2015年11月16日 近来,梦里时常遇见已故的父亲,姐姐。全家团聚,欢声笑语。还有,西安,广州,东北的友人许多年别后重逢。有感,提笔写了四行拙字。 寒食 一方苍茫几叶黄, 细雨绵绵祭亡灵。 一壶禅茶千古寺, 梦回故里少年郎。 2015年10月16日,闫许舟,引航的娘:大洋马大娘去世了96岁,走道大胯摔裂和我的奶奶一个情况。 2015年11月16日,小辛庄姨高玉兰84岁,昨夜在睡梦中去世了。早晨7:20接到莹莹表弟的电话。 西阁街的舅舅高长远10年前,舅妈20年前去世,苏山头的舅舅高玉田几年前去世。大哥二哥
聊斋 · 467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491

凭什么让百姓去甄别羊肉的真假?凭什么让百姓去辨认地沟油?凭什么让百姓去挑选无毒牛奶?凭什么让百姓去识别有毒食品?凭什么让百姓举报权益被侵害?如果一个国家想方设法把百姓变成鉴定专家,监管部门干什么去了? 六月一日,发财树开业了。小静的爸爸给了我们一套在冶金路的一套老房子,两室两厅一楼还有一个小小的院子。大枪和大杆子终于找到地方放了,院里还有一棵四十多年的香椿树,我又栽了一棵无花果树。 破锋,击破刺刀。八刀,共8个刀式。刀,大刀,刀身长约60公分,刀柄长约20公分,双手握持。刀身宽约10公分,开长短双血槽,刀头
聊斋 · 570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204

一个国家贫穷不可怕,失去了公平和正义最可怕。 2015年5月2日,有雨。早晨起床远望窗外,听到了布谷鸟的叫声,心里阵阵凄凉。明天就要离开沧州了,潘朵啦艺术沙龙惨淡经营了4年终于结束了,我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以后的路要如何走哪? 初级练形,中级练功,高级练神。 招熟成习惯,习惯成自然。 功能得提升,本能随机行。 潜能得开发,功到自然成。 通小周天的快速方法 你们练过气功吗?经常练气功,就知道穴位了。告诉你们一个很简单通小周天的功法,每天站着拍下丹田和后面的命门,二、三百下,由轻到重,逐渐加力。刚开始拍时,肯定
聊斋 · 665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297

陆拾壹 (2012-01-28 13:08) 风眠荆棘血蹄飞,花雨尘埃旧巢痕。椿萱多舛乘鹤去,青草花塚不识君。斗南一人。昏定晨省。蛁鸣喁喁。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明月生岑,凉风度水。啜菽解渴。编蓬为户,以破瓮蔽牖。釜欲生鱼当奈何。孤舟五更家万里,是离人几行清泪。居长安,炊不暇熟,又挈挈而东,如是数矣。 3月16日离开了玉溪,原想坐出租到昆明,我来时记得用了50元,叫来了车我问:“师傅,40元走吗?” “最少200元。” “哦,是我记错了。来时是四个人每人50元。”我自言自语着: 省点钱吧,挤大巴。 上前一问:“
聊斋 · 667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334

伍拾陆 (2012-01-14 16:25) 扭曲的紫藤第五十二篇 肖进飞2008-07-17 01:26 肖进飞是梁道华的老乡都是湖北人,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一前一后来到解放路店。飞的皮肤白皙,微胖,是讨女人喜爱的男孩。华是小白脸坏心眼那种人,在店里和谁都处不好,尖嘴猴腮,小胳膊小腿。奇怪的是店里的女孩子倒都特别喜爱他,这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华是看到沧州的钱好赚,从北京来到了沧州。可是店内的师傅都不搭理他,他势单力薄又不舍得离开沧州,这才把阿飞弄了过来。 阿飞一看就是没学过几天理发,几天里干砸了几个
聊斋 · 667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075

伍拾壹 (2012-01-14 16:08)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狂人日记 鲁讯 最近,税务局的人员频繁来店里,夏季,本来就是美发的清淡时节。我,何鹰还有张孔祥的老婆孩子,每天的吃喝都有不足,哪还有钱交税呀?祥子心烦气燥,压不住,和籍查人员吵了起来。真是,屋漏又逢连绵雨,接着公安局的查暂住证,还是要钱。只好躲吧,公安那可惹不起。关一天开一天的,生意更不好,大家肚里憋着火,我有一种预感要出事。这些人盯住我们不放。果不其然。四五辆警
聊斋 · 669 days ago · Comments : 0 · Browse : 1290
1-10 Of 89
Page: 
Operating
Overview
聊斋

为了太阳,我才来到这个世界
Categories
Lifestyle (88 posts)
微信二维码
#

网络孔子学院